041生而知之(上)

文/徐公子飾
本章字數:4589 太上章txt下載

顧采奇解釋道:“此非竹山派傳承之物。英竹當年為竹山派弟子時,在山中尋找異竹煉器,無意間尋得一段竹根,本以為是造化而成的天材地寶,不料卻是上古仙家遺留的神器、化為竹根隱于山中。待其修為大成并執掌宗門后,改竹山派為英竹嶺,這支鎮山鞭便成了鎮宗神器?!?

虎娃面色凝重道:“上古仙家手段,非我等所能妄測,將神器如此遺留世間亦有可能。但其神魂烙印傳承,又是從何處得來,難道有御神之念直接附于竹根,或者竹根旁還埋著一枚傳承玉箴嗎?”

顧采奇:“就是一段竹根,取出之后發現是一件神器。至于其神魂烙印傳承,據英竹自稱——他是得自天授?!?就是簡簡單單的兩句回答,并沒有復雜玄妙的神念解釋。

虎娃皺眉追問道:“天授?是怎樣的天授?”

顧采奇:“我也不是很明白,隱約曾聽英竹師兄提起。他拿起這根竹根時,感覺仿佛就是自己的東西,神魂烙印傳承自然浮現于元神。至于究竟是怎么回事,他卻沒有詳細解釋,我也不好過多打聽?!?

虎娃:“你沒有記錯,他說的是浮現于元神,而非印入元神?”

顧采奇點頭道:“是的,我記得很清楚,英竹師兄就是這么說的?!?

虎娃:“那你所掌握的神魂烙印傳承,是英竹所傳嗎?”

顧采奇:“當然是的,英竹得到鎮山鞭之后,過了差不多五十年,才將此神器的神魂烙印傳給我。當時余璞師弟尚未大成,他又經常閉關,讓我在英竹嶺中護持宗門。后來余璞師弟修為大成,英竹又將神魂烙印傳給了他,有時會讓他手持鎮山鞭去做些事情?!?

虎娃:“你可知英竹當年是在什么地方找到鎮山鞭的?”

顧采奇:“我不知詳細地點,他從未告訴我,想必就在道場周圍的山中吧。附近一帶有各種竹子,偶爾也會出現天地造化而生的異竹,自古都是竹山派或英竹嶺弟子的煉器之物。若余璞未死,你也可以問問他?;蛟S英竹告訴過他?!?

虎娃:“我已命人審問過余璞,他的回答與你一樣,看來英竹并未告訴任何人?!昧?,我沒問題了,你且隨盤瓠去巴都。要記住你今日所做的承諾?!?

盤瓠沖顧采奇道:“那就不必再啰嗦了,現在就跟我走吧。今天晚上我陪你進宮去找巴君談談,但你也要明白,鄭君如今已無什么本錢討價還價?!?

顧采奇走后,虎娃又取了鎮山鞭,這件神器在他手中化為了祭煉后的常形,分十八節、表面流轉著紫金色的光澤。他手握鎮山鞭把玩良久,結合方才所得的神魂烙印傳承,似是在參悟此器的妙用,又似在思考的別的問題。竟有些走神了。

天授?虎娃已不是第一次聽見這種說法了。蒼魚在步金山中掌控了仙家水府禁制,便自稱是得自天授。但蒼魚的情況尚可理解,它就是潭中的一尾靈魚,朦朧開啟靈智之初,因機緣而得到前輩仙家留于水府中的御神之念,卻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懵懂中以為天授。

后來蒼魚將仙家水府禁制傳給了步金山的上任宗主,現任宗主三水也從師尊那里得到了傳承。三水先生為示誠意,如今已將水府禁制秘訣傳給了虎娃夫婦。

聽顧采奇轉述英竹本人的說法,英竹當年拿到鎮山鞭時。傳承秘訣不是印入元神的,而是自然浮現于元神中,這與蒼魚是兩回事,恐怕就是真正的天授。而這種情況。往往又被稱為“生而知之”。

自古以來,人間就有“生而知之”的傳聞,但極少有人能親眼見證。

有時所謂生而知之,并不是某人一生下來就知道各種事情,而是隨著見知、常識、閱歷的積累,在碰到未知事物時。很自然地就能做出判斷,甚至能直接認出這是什么東西、叫什么名字、有什么用處,就像曾親手使用過一般。

這種積累有時是后天的,與真正的生而知之無關,類似于一種推演,甚至與神通法術無關,只反應了一個人的淵博與睿智,形容為“學而思之、能識未知”也許更恰當。比如虎娃將大器訣修煉到如今的地步,世間很多靈藥就算從未見過,待見到了也自然能知其效用。

但冥冥中也有先天之識,假如顧采奇轉述的情況為真,那么英竹就屬于這種情況。在英竹沒有得到鎮山鞭之前,他也許并不清楚世上有這件神器,更不清楚掌控這件神器的神魂烙印。這并非不知,而就像埋藏在記憶深處,無故不會想起。

auzw.com

世上的人,都不會時時刻刻想著記憶中所有亂七八糟的事情,絕大部分記憶都是被封存的,只有被觸發時才會被憶起。所謂生而知之,其實就像一段莫名的回憶被喚醒,對未知事務有著某種玄妙的即視感。比如英竹得到鎮山鞭的那一刻,自然就知道該如何去掌控它。

虎娃怎會想明白這些?因為他經歷過生死輪回境。不是他本人所證入的生死輪回,而是因那枚神奇而兇險的黑色玉箴,被引入某位上古仙家祖師的生死輪回境。

這是一段難得的寶貴機緣,亦使他能窺見一絲仙家玄妙。自古傳說中的仙家,仿佛都有生而知之的本事。而這所謂的生而知之,其實是從生死輪回境中征得。

在生死輪回中的經歷,虎娃已全然忘記了,在那種定境中,若以每一世的身份去行事,立時就將陷入其中而殞落,絲毫不得動念;另一方面,又得保持元神的清明,不隨生死輪轉而迷失。

所以堪破生死輪回境的仙家,在生死輪回境中所有的經歷都似已全然忘記,若是當時刻意動念、想記住什么,也絕不可能堪破生死輪回??蛇@種忘記又并非忘記,是一種常人難以理解的玄妙成就。

(作者注:開個小玩笑,借《神游》中提到的“金剛經三段論”,“佛說xx者,即非xx,是名xx”,可于此參照。)

比如從未見過的東西,卻一眼就能認出來,那么很可能就是在生死輪回境中見過;而這件東西的出現,也是觸發其見知的機緣。再比如一個完全陌生的人,遇見之后卻能感應到冥冥中玄妙的緣法牽連,也是屬于這種情況。

可英竹顯然并非仙家,他不過是七境修為,否則也不會被虎娃斬殺當場了,此生斷沒有堪破生死輪回境的經歷,如此“生而知之”,又是怎么回事呢?虎娃朦朧想到了某種可能,但以他如今的修為,尚無法確證。

虎娃猶在出神思悟,突聽見羊寒靈的聲音傳入元神道:“老爺,您這是怎么了,難道這鎮山鞭有什么問題嗎?”

虎娃回過神來道:“神器本身倒沒什么問題,乃是不知名的上古仙家所留。我只是很感興趣英竹是在哪里得到它的,又是怎樣得到的傳承?”

羊寒靈:“英竹已死,顧采奇和余璞皆不知,恐怕是找不著人問了。老爺若有興致,將來可到英竹嶺一帶探訪,或許能有發現?!铱茨治真偵奖捭读艘徽?,還以為這神器有什么問題呢?!?

虎娃也吃了一驚,方才的感悟不過是愣了片刻,回過神來居然已是第二天下午了。在發愣時不覺時間,恢復清醒后卻仍能意識到已過去了多久。他看著手中的神器道:“此物不適合再叫鎮山鞭了,應當改個稱呼?!?

他為啥要給鎮山鞭改名字,當然是因為山爺,他得到這件神器吼后如果再叫鎮山鞭,豈不是對山爺的不敬。

羊寒靈:“那老爺想給它另起什么名字呢,打山鞭、趕山鞭?”她并不完全清楚虎娃與若山的關系,這些名字越起越不對勁了。

虎娃趕緊搖頭道:“不不不,就叫摩云鞭吧?!?

……

顧采奇跟著盤瓠去了巴都,當天晚間就見到了巴君少務,私下都商談寫什么,外人不得而知。顧采奇天明時便悄然走出巴都城、飛天而去;到了次日黃昏,盤瓠回來了,巴君少務居然也跟著他一起來到了彭山幽谷。

虎娃見到少務,便起身道:“師兄若有事,派人招呼一聲,讓我去見你便是,何苦大老遠親自跑進彭山呢?至少我飛得快,不必辛苦你來回走一趟、耽誤國事?!?

少務笑道:“怎敢打擾師弟清修,來見你就是國事??!鄭君泓竹托顧采奇為秘使,私下來找我商量歸降的條件,不知師弟是怎么看的?”

虎娃淡淡答道:“這還用看嘛!泓竹若真甘心歸降,又何必偷偷摸摸來私下探什么口風,直接正式任命國使來商談便是。這分明是緩兵之計,想拖延時間穩住陣角、重整殘境防線。他倒也沒把握真能守住鄭室國殘境,只是想謀得更好的談判條件。

我建議主君傳令給靈寶,該怎么打還怎么打,只要鄭室國一天未歸降,所謂的商談就不要考慮?!瓗熜?,你的表情不對啊,看似鎮定,卻暗藏驚喜,又有什么最新消息嗎?”(。)

(快捷鍵 ←)上一章:040舊物(下) 返回《太上章》目錄 下一章:041生而知之(下)(快捷鍵 →)
多乐彩直播